沙正阳自然对真阳的情况也有所了解,许红菱时不时的会在电话里介绍一下当下真阳的情况。

    应该说沙正阳打下的底子犹在,特别是后期储备的几个项目陆续开工建设,这都是可以预期的美好前景,一旦建成之后发力,给真阳全县带来的经济动力不言而喻,像华泰空调项目,飞利浦的机芯项目,都很快就要投产。

    这种情况下,夏侯通的确是有底气指手画脚。

    沙正阳判断现在的夏侯通已经不像是刚来真阳时如夏侯子所说的那样只想要过渡一下,混个副厅级就满足了,现在看到真阳局面大好,没准儿就要滋生出其他心思。

    副厅级和副厅级也不一样,市人大副主任、*****也是副厅,副市长和市委常委也是副厅,能一样么?

    虽然夏侯通年龄偏大,不太符合组织提拔为党政板块的领导范围,但这不是硬杠子,就算是硬杠子也还有特例可行呢。

    只要工作成绩拿出来,领导欣赏,自然有无数种可以破例的办法来解决。

    “怎么,县里工作不太如意?”

    沙正阳本来不太想提及这个话题,但是人家两人联袂而来,大概也就是存着心思要倾诉发泄一番,你却装聋作哑的不闻不问,这就有点儿虚伪了。

    当然,就算是问了,沙正阳也不可能去发表什么观点看法,更不可能参与什么,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已经离开了,最好就是当一个听客最好。

    “哎,怎么说呢,一言难尽啊,总而言之,始终觉得没那么顺畅了。”赵建波还是要年轻一些,没那么多顾忌,“丁县长和夏侯书记最初还行,下半年就没那么合拍了,嘿嘿,弄得咱们工作也都有些被动了,东升县长最有感触。”

    “哦?”难怪方东升闷闷不乐,沙正阳瞅了对方一眼,“农业这一块不顺?”

    “也不是,但肯定没有前年那么顺利了,县委那边精力都放在要抓大项目,一些小项目,见效不快的项目,恐怕县里就没那么重视了。”方东升说话还是比较委婉,“可能是今年东峡动作比较大,尤其是招商引资上奇招迭出,给县里压力不小,县委也要求要全副身心抓大项目,我这一块农业项目投资都不是很大,而且见效也不快,恐怕就难得入眼了。”

    沙正阳忍不住皱眉。

    农业项目的确投资不大,而且见效慢,但是真阳发展现代农业条件的确很好,这是他原来和方东升专门研究过的。

    现代农业发展起来了,对于农产品加工这一块底子的夯实很有益处,像辛普劳和百事的加工基地都放在了真阳,未来这种现代规模化农业基地做起来,还可以吸引更多的国际食品巨头进来,这相当于是在打基础,怎么县里却又改弦易辙了?

    抓工业,抓大项目当然是好事,问题是这应该不矛盾才对,当然,也许精力资金不够,需要有所偏重,这一点沙正阳不清楚情况,倒也不好插言。

    “那建波这边岂不是忙得飞起?”赵建波分管招商引资,尤其是工业板块更是真阳重点打造的项目,沙正阳也一直很关注。

    “的确很忙,但是效果却不太好。”

    赵建波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夏侯通插手太多,远不像沙正阳担任县长时那么肯放手,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做不了主,而且夏侯通贪大求全,一味追求投资大的项目,忽略了真阳本身实际条件和产业架构,所以虽然花了大力气,但效果却远不及想象的那么好。

    沙正阳不想深问,具体的东西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