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氏用木盘端着饭菜走进一间临时搭救的木棚中, 最靠里面的位置放着一张木板床, 床上躺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见刘氏进来,微微喘息着坐了起来。

    那书生不是别人, 正是与沈凌有过一面之缘的苏墨之,他自从去年秋天的时候投奔到义军这里,因为义军在梅山这边物资短缺,而他又不受重视, 因此在冬天的时候就得了风寒,拖了这么些天也没好。

    刘氏将两大碗用糙米和几种豆类熬制成的稠粥并两个粗面饼子摆在他面前,除此以外还有一碟清炒野菜和炒鸡蛋。

    苏墨之微微讶然, “今日怎么多了碗炒鸡蛋?”

    自从义军来到别庄以后,伙食明显改善不少,但是炒鸡蛋却是从没有过的。

    刘氏道:“这是我拿偷偷藏起来的钱找厨房的熟人要了这么一道菜。你病了这么些天,也该补一补了。”

    刘氏到了别庄以后, 就和那些女眷被一个丫鬟出面考量了一番。那丫鬟正是先前在镇上找她浆洗过衣服的秋荷, 秋荷还认得刘氏,记得她从前干的活计, 便把她分到了浆洗房。浆洗房是辛苦一些,可是每个月能领到七百钱。

    七百钱看似不多,但是他们一家三口吃住都由别庄包管, 这样算下来,每个月也花不了多少钱,足够他们一家三口过上好几个月了。

    手头有余钱, 刘氏这才会想着将之前的积蓄偷偷拿出来一点给夫君补身子。正好她在义军里面有几个相熟的妇人,其中一个因为饭做的比较好便被分到了厨房。刘氏便拿出了几文钱,请她额外炒了这么一道菜。

    两人就着两道菜吃完了粥饭,刘氏便将碗筷放到了木盘上,去交给厨房那边。

    从厨房出来以后,刘氏顺脚拐到了学堂,她和苏墨之的儿子刚好今年满了五岁,已经被她送进了学堂。刘氏偷偷在外面看了几眼,发现儿子坐在最右边的位置上,正拿一支木制的笔在沙盘上认真的写着什么,便放下了心。

    傍晚的时候,学堂外响起了浑厚的钟声。

    伴随着钟声,几百个学生陆续走出,苏墨之的独子苏洛蹦蹦跳跳的走向自家的木棚屋。

    自从别庄收纳了这一千多个义军后,沈凌就抽调他们中的壮劳力沿着围墙外围建造房屋。这样一来,义军们便有了事做,没了时间再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一千多个义军除去他们的亲眷还有伤病,还剩下三四百个壮丁。沈凌命他们先在外围附近建造一些简易的房屋,暂时住下,然后再慢慢建造容纳人数更多的四合院。

    只不过建造四合院所需的时间太多,所以现在义军们都还是住在这种简易的木棚屋中。

    苏洛回到自家的木棚屋时,苏墨之的精神比前几天都好了一些,已经能够坐起来考校苏洛的功课。

    一刻钟后,刘氏也从浆洗房回来了。她带着儿子去了厨房,排队领了一家三口的晚饭。

    晚饭仍旧是每人一碗熬的浓稠的糙米豆粥,三个成人拳头大小的红薯,一碟牛肉干。

    那肉干是别庄后来吃剩下的牛肉所制,眼看夏天将至,厨房怕这些肉干被放坏,便拿出来当菜分给了众人。

    一碟牛肉干没有多少,刘氏舍不得吃,都夹给了夫君和儿子。

    苏洛咬了一口,香软酥嫩,和他之前吃到的肉干完全不一样。他忍不住直呼好吃。

    刘氏道:“听厨房的人说,冬天的时候,庄里不知从哪弄来了好多牛肉,因为一时吃不完才做成了肉干。我们要是早点到庄里就好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