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是宋朝度亲自打来的。

    “夏想,综合各方面的考虑,省委的意见是,初步同意陈洁雯同志的申请!”

    怎么会……同意了?夏想一下愣住了,因为在他看来,陈洁雯现在离开天泽,名不正言不顺,如果没有更好的位置,她能去哪里?

    关键还有,如果她调离了天泽,难道说他会顺势接任市委书记?他才担任市长一年,现在就担任市委书记,是不是步子迈得太大了一点?

    宋朝度却没有再提陈洁雯走后的天泽局势,直接就转移了话题:“小凡放假了,非要嚷着去天泽度假,估计就这两天就要麻烦你去了。”

    放下电话,夏想心思一下飘远了,陈洁雯比他预料中更早一步离开天泽,如果从天泽当前的局势考虑,省委调走陈洁雯也情有可原,但问题不在于陈洁雯的去留之上,而在于陈洁雯一走,由谁来担任市委书记一职。

    宋朝度并没有提及到这个问题,应该是省里还没有达成共识,夏想暂时熄灭了心思,说实话,能就地接任市委书记,确实是一次全新的挑战,也让他一瞬间似乎点燃了火焰。

    如果他担任了天泽市委书记,在天泽再埋头苦干三年,天泽绝对可以旧貌换新颜。

    到了花海原,夏想停好车,和曹殊黧共打一把伞前往西宫。

    连若菡的恶趣味,说是东宫留给曹殊黧,还真一直闲置没让人住,但曹殊黧现在身份毕竟不同,才不会跑来花海原住,她可是堂堂的市长夫人,还老老实实地住在市委家属楼好,才不会惹人说闲话。

    小雨不大,天泽小雨润如酥,难得的是在北方的塞外城市,雨也能下成江南的雨一样的缠绵。黧丫头触景生情,一下就想起了许多往事,就紧紧挽住夏想的胳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一转眼认识你都快10年了,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没想到,10年了,我怎么还不讨厌你?”黧丫头的声音如梦如幻,也一瞬间将夏想带回到了从前。

    天泽的草原和章程的草原,确实有相似之处,一样的绿草,一样的气候,一样的花海,甚至还是同样的季节,朦朦细雨之中,夏想和黧丫头并肩而行,思绪也和细雨一样纷飞。

    当初的理想,以及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彷徨,在坝县是青涩,在燕市城中村是锤炼,在安县是激情,在下马区是热血,在郎市则是激进,在天泽,又是和光同尘之中,又艰难地保持了本姓,以后的路,又将如何?

    夏想也不好回答自己,就如眼前的茫茫细雨,虽然润物细无声,但也能打湿一切,让天地之间茫茫一片,看不清方向。

    夏想将黧丫头揽在怀中,忽然心中涌起一种久违的爱意和亲情,就俯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得妻如你,夫复何求!”

    情真意切的一声甜言蜜语,直让黧丫头甜入心脾,无限娇羞地看了夏想一眼,竟然脸红了……到了房间,二人之间的柔情蜜语顿时迅速消退,因为连若菡和李沁一人一台电脑,正一脸严肃和紧张的表情,紧盯着屏幕。

    两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倒吓了夏想一跳。

    “怎么了?”夏想忙问了一句。

    李沁还好,见是夏想,忙站了起来问了声好,又立刻回到了电脑屏幕上,连若菡则是摆摆手,一脸忧愁:“能怎么?还不是听你的馊主意抛售股票,结果股价下跌了不少,我平空蒸发了1亿美元。1个亿呀,能买多少面膜。”

    夏想忍俊不禁:“能不能想点伟大而光荣的事情,怎么就想着一个小小的面膜?你损失了百分之一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