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神 第1134章 嚣张霸道,怒火中烧(1/3)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夏想定睛一看,是黑牌,一连的“8”直晃人眼,果然嚣张,果然霸道。

    欺负到头上了?夏想心中不免微有火起,他不是怕和牛林广冲突,而是现在没有必要和牛林广一般见识,毕竟在应付来自省里的孙省长的压力,身边的章国伟的挑战,以及秦唐中层干部的站队等等一系列的难题,牛林广只能算是餐后的点心,是点缀。

    但往往有人非要把自己当盘菜,难道说,牛林广非要成为开胃菜才开心?

    夏想还没有发作,司机彭永已经火了:“夏书记,超过他,灭了他!”

    夏想今天坐的是一号车,今天是公事,坐公车合乎规范。牛林广会不认识一号车?他是故意没事找事。夏想不是泥捏的人,何况又是堂堂的市委书记?而彭永更是转业军人出身,自然火星一点就着。

    彭永见夏书记没有说话,从后视镜望去,见夏书记一脸阴沉,知道夏书记是默认的意思,就一打转向灯,一脚油门到底,奥迪车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猛然向前一蹿,就要超车!

    不料加长林肯似乎早有准备一样,就不让超,还故意向左一拐,死死压着一号车。如果说刚才超车和压车还可以勉强理解为没有注意到一号车,但现在的举动就证明了一点,对方是有意为之,故意和夏想过不去。

    好一个牛林广,夏想心中火气渐大。估计和章国伟一样,在秦唐横行霸道久了,就以为秦唐大可以为所欲为了?秦唐不姓章也不姓牛,夏想也不会让秦唐姓夏,但秦唐姓燕,是燕省的秦唐,不是个别人的秦唐。

    徐子棋也在车上,他即刻打出一个电话:“黄局,我是徐子棋,有一辆黑牌五个8的加长林肯,在阳关大道上故意别夏书记的车……”

    黄得益正在吃饭,一听徐子棋的话,立刻打了个激灵:“我知道了,徐秘,你别管了,我马上处理。”放下电话就暗骂了一句,牛林广你他妈的以为你姓牛,真可以随便牛根了?吃饱了撑的,好好的别夏书记的车,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真以为夏书记是吃干饭的?牛林广真是一个刺头,不是个东西。黄得益一边骂,一边接连打出了几个电话,想了一想,又亲自打了牛林广的电话。

    不料牛林广的电话还打不通,响了半天没人接,黄得益就火了,一下摔了手机,破口大骂:“你他娘的给我装大瓣蒜,别怪老子到时候翻脸不认人!”

    不提黄得益的震怒,再说彭永几次想超加长林肯,总是超不过去,主要是对方车身太长,稍微一打方向盘就挡了路,彭永气得直按喇叭,但无济于事,对方一而再再而三地死死压住一号车不让通行。

    夏想忽然又消了气,说了一句:“算了,由他去,不开斗气车。”就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必和对方一般见识,非要在谁先谁后上面斗气,就落了下乘了。

    彭永也算经历坎坷了,先给方进江开车,后来又给艾成文开车,两任书记都没有让他扬眉吐气过,现在又给夏书记开车,总算找到了一点傲气的资本,结果夏书记关键时候又后退了,他没办法也只好忍了。其实他心里也傲得很,毕竟全市几百万人,司机也有几万人,但一号人物的司机只有他一个。

    夏想也明白彭永心里有小小的傲慢,也可以理解,人都多少有点毛病,不可能要求身边的人都完美,不现实也没有可能。他一下改变了和对方斗气的原因是想明白了一个环节,对方故意别车压车,显然就是想气气他,反正又不是什么大事,他又不能拿一件超车的小事来计较什么。计较太多,显得他没胸怀。一点也不计较,显得他没胆量。

    所以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