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夏想已经离开了齐省,但对齐省的局势依然牵挂在心,毕竟他对齐省付出了太多的心血,甚至可以说,他对齐省的用心超过了对湘省的用心。

    齐省寄托了夏想太多理想主义的情感,从食品安全问题开端,第一次以家族势力代言人的身份和另一方势力叫板,并且取得了胜利。

    说起来也是好笑,夏想以家族势力的身份,和平民一系叫板,是为老百姓争取最基本的食品安全利益,家族势力心系平民,为天下平民争取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似乎是活生生的讽刺。

    其实讽刺的不是家族势力,而是另一方势力。

    口号无用,主义也要不得,只要一心为民一心为公的制度就是好制度。

    此时夏想并不知道,多少年后,不少史学家一致赞同将齐省一任当成夏想政治理念初步形成的一任。研究夏想的史学家针对夏想在齐省任上的研究和争论,也最多,相关论文和辩论更是甚嚣尘上,却有一个共识是,夏想披着家族势力的皮,走的是真正的为国为民的平民路线。

    还有一点让夏想对齐省始终念念不忘的是,和齐省的本土势力的最后一战,还没有最后决出胜负,常务副省长一职,很关键,李荣升在省政斧根基不稳,控制力度力有不逮,再加上十个月后邱仁礼就会离任,如果有一个强势常务副省长崛起,或许会让夏想精心经营的齐省局势推倒重来。

    还好,虽然不是谢信才如愿担任,却依然是家族势力的人选——于繁然!

    于繁然现在燕省省委常委、燕市市委书记,下一步一般不是省委副书记就是常务副省长,现今一步迈入常务副省长之位,从长远看,肯定是要在齐省扶正了。

    齐省作为经济大省之一,在国内的分量很重,吴家力量能逐步执掌齐省,也是好事。虽然不是谢信才,但于繁然地方从政经验丰富,相信会比谢信才更能在齐省迅速打开局面。

    只不过于繁然一走,燕市市委书记却由陆儒接任,联想到付家事件时陆儒的立场和表现,陆儒主持燕市的全面工作,并非一件太好的事情。

    但政治向来是平衡的产物,好在燕省依然有高晋周可以制衡陆儒,而燕市市长的人选也如了夏想之愿,赫然是章国伟!

    在厅级位置上多待了四五年之久的章国伟,终于迈出了仕途之中最关键的一步,由正厅升任副省!

    可见,一个人站对了队伍是多少的至关重要。

    以章国伟的心机和手段,由他和陆儒搭班子,相信完全可以让陆儒同志好好喝一壶了。

    另一个关于岭南省委统战部长的人选拟定,对夏想而言算是一个好消息——总理最后关头退让了,拟同意让叶天南担任岭南省委统战部长,不再坚持让叶天南谋求齐省常务副省长之位。

    “中组部在广泛征求各方意见时,郑盛对叶天南的一句评价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还有一点也让人不解的是,委员长适时表示了沉默,并没有反对叶天南的任命,也没有对于繁然和章国伟的任命提出不同意见。”古秋实显然有疑问之意,因为委员长的默认也出乎他的意外,他就猜测,夏想在背后又做了什么事情让委员长也顾忌三分。

    夏想呵呵一笑:“古书记就不要猜测我了,其实我的想法可是左右不了委员长的决定。”

    古秋实见夏想不说实话,就暗示说道:“夏书记三瓶定江山,是不是当时你和衙内又谈论了什么大事?”

    夏想并不想向古秋实透露太多他和衙内之间的过节,不是信不过古秋实,而是不想让古秋实介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