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票有点少,伤心了……伤心得颈椎疼,哪位兄弟有妙法治一治没有?)

    见李丁山转移了话题,张淑英脸上没有丝毫的不快之色,稍微整理了一下起皱的衣服,又翘起兰花指拢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好久没有回来了,我也很想念故乡的山水,就住一晚上也行。”

    夏想暗想,张部长果然在热情的外表下,有一颗深藏不露的心。

    11点多的时候,距离县城还有5公里,前面就看到停了一排汽车,有七八辆,有二三十人站在路边,还有一个大大的条幅高高举起:“热烈欢迎李书记!”见到这个场面,张淑英扫了两眼,淡淡地说道:“县里的四套班子的人员全部到齐了,仪式还算隆重。”

    李丁山脸色平静,看不出来他对隆重的欢迎仪式有什么看法,张淑英又不经意看了夏想一眼,见他也是视若无睹的样子,心里不禁暗想,李丁山没有从政的经历,但他的关系一直在团省委,早就是团省委的处级干部,对一些欢迎场面见怪不怪也是正常,夏想年纪轻轻,从他的履历来看从来没有官场经历,也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让她不免多了一些猜想。

    原本以为李丁山不好对付,没想到看上去这个年轻人也不好糊弄,张淑英想起临来之前沈复明的交待,不由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

    坝县县委副书记、县长石堡垒今年48岁,黑黑的脸庞,高壮的身材,和李丁山的儒雅气质一比,就如武夫和书生,形成鲜明的对比。石堡垒嗓音浑厚,向前一步握住张淑英的手,脸上露出谦卑的笑容:“欢迎张部长到坝县视察工作。”

    然后又急忙向前双手紧握李丁山的手,十分热情地说道:“李书记,可把您盼来了,自从老书记病退之后,坝县县委县政斧一直没有主心骨,您一到,我们的心可算踏实了。李书记,您可要尽快把担子挑起来,给我们当指路明灯。”

    李丁山感受到石堡垒的热情,心里却不起丝毫波澜。石堡垒今年48岁了,比他整整大了8岁,上任县委书记病退之后,他本来最有希望接任书记,上升一步,没想到他横空出世,空降当了书记,石堡垒要是对他真的欢迎才叫怪呢,估计对他恨得牙根痒痒,痛恨他挡住了他的前途。48岁的县长怎么和40岁的书记比,欺老不欺少,他这个县长在这么年轻的书记面前,恐怕当得十分没滋没味了!

    不过李丁山也不敢掉以轻心,万一石堡垒认为升迁无望,孤注一掷处处和他作对,暗中使坏,拼了就干一届就去养老,非要给他制造一些麻烦出来,也会让他非常头疼。所以两个人的关系还必须保持一个合理的忍让。

    李丁山身为一把手,也不敢在年纪大上那么多的石堡垒面前托大,忙道:“石县长辛苦了,我初来乍到,许多情况还不了解,到时还要多听听你的意见,可要好好给我介绍一下坝县的具体情况,我可是准备好了洗耳恭听。”

    石堡垒的双手骨节很大,非常有力,他微微欠了欠身子,笑容一收:“既然李书记发话了,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接下来就不过是走走过场,这么短时间内,也不可以认全所有的人。县委十一名常委,除了一名副书记借病没有到场之外,其他人全部到齐,另外还包括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总之充分显示了坝县全体人民对李丁山李书记的隆重欢迎,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切的笑容,甚至一些级别不够站在前面,在一旁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只要李书记眼光看过去,都是清一色的谦卑的微笑。

    至少表面上的安定团结还是让人十分满意的,李丁山也是很满意很赞赏地笑,不停地向众人挥手说辛苦。在这种场合,大家就是互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