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康应该没说假话,因为他和上一次来时完全不同,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显然是腰包鼓了:“大概有不到1个亿的样子,投资一个中等规模的小区,前期资金也算充足了。”他点燃一支烟,刚点上才想起什么,忙递给夏想一只,“夏书记也来一支?”

    夏想摆手:“不用了,继续说正事要紧。”

    赵康收回烟,神秘地一笑:“翔保公司的钱是不好要,章翔保为人老歼巨滑,他以前是豫剧导演,不但会演戏,还会布置别人演戏,很难缠。不过对付他,我有的是办法。因为章翔保有把柄在我手中,他的公司有猫腻,和岭南省一家公司联手,骗取出口退税……”

    话一出口,赵康才意识到说多了,忙又嘿嘿一笑,转移了话题:“夏书记,我的资金也到位了,公司也按照首长的吩咐,在京城重组了,现在是兵强马壮,就等您一声令下,立刻开赴下马区,大展宏图。”

    又抬出了老古,而且还重组了公司?夏想意味深长地笑了,老古对赵康还是有维护之心,不管是抹不开面子也好,别有内情也好,反正老古的用意就是让赵康在达到他的要求之后,还是希望他能适当照顾一二。

    夏想也不想驳了老古的面子,而且见赵康为人既圆滑世故,又有夸大其词的优点,让他和李涵打打交道,应该能给李涵增加不少好处,同时,也会给李涵制造许多难题。

    杨国英不是想转让城西村的地皮吗?她不是想借力打力,借助他的神奇之手,完成一次漂亮的起跳吗?好,就让赵康当成一个完美的跳板,看看杨国英、李涵,或者付先锋和郑毅,谁能玩得转赵康!

    “城西村有一块千亩的好地皮,本来我打算给你200亩,但听说李区长另有他用。李区长年纪大了一些,地皮的划归又是政斧事务,我不方便直接给他打招呼……”夏想欲言又止,话说一半,暗中观察赵康的表情。

    赵康既然是做外贸出身,自然知道和政斧官员打交道之时的种种猫腻。

    不出夏想所料,赵康立刻明白了夏想的言外之意,呵呵一笑:“我明白了,谢谢领导指正。我的意思是,如果李区长点了头,再报到您这里,应该就一切顺利了?”

    “李区长点了头,别说200亩,300亩也没有问题,我都不会阻拦。”夏想及时给赵康吃了一颗定心丸,“具体事务我不便插手,但报到我这里拍板的时候,就一切都好说了。”

    “那敢情好,非常感谢领导的支持。”赵康笑嘻嘻地从皮包中拿出一个信封,“一点小意思,领导别嫌弃。”

    夏想脸色一沉:“你是老古介绍来的朋友,我收你的礼,不是想让老古见面骂我?快收起来,不许再有第二次。”

    夏想才不会拿赵康一分钱,他不缺钱,也不屑于收礼。他帮赵康不管于公于私,都有正当的理由。不仅仅是因为看老古的面子不能收礼,就是他一向的行事原则,也不会收受任何人的礼物。

    拿人的东西手软,夏想不想因为贪图一点便宜,就影响了他的判断力。

    赵康察颜观色,见夏想动了真格,就忙不好意思地一笑,收起了信封:“我也是一片诚心,您可千万别看扁了我,我确实是实心实意……要不,晚上我请领导吃饭?饭总得吃,是不是?”

    赵康确实挺会说话,也会来事,夏想就更放心了,摆手笑道:“都不是外人,不用客气。有吃你的饭的时候,不过不是今天。今天家里人要在一起聚会,就不能陪你了。”他微一停顿,假装不经意地说起一样,“李区长家在外地,他又工作诚恳,应该不会早下班……”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